我就是林北小姐
關於部落格
驕傲?謙虛?
我只想作我自己
  • 787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《賽德克‧巴萊》,看到「尊重」是如此地重要

現在新聞有在講:《賽德克‧巴萊》的影評兩極化,但反正林北從來也沒有在乎過影評說什麼,所以一概當作馬耳東風。只是,針對《賽德克‧巴萊》,我強烈建議:大家要做過功課之後,才可以去看。

做功課的重點在於「出草」,請大家務必先瞭解「出草」的意義之後,再去看電影。
根據林北很愛參考的維基百科所述:「出草是台灣原住民獵人頭習俗(獵首)的別稱,……獵頭的動機——其實獵人頭的習俗是具有複雜的動機的。當然,原住民會因為仇恨而獵人頭,但是也可以為了祈福而獵人頭,或者是為了表現自己的英勇而獵人頭,甚至是無目的性,純粹為了獵人頭而獵人頭。」(←以上內容出自:維基百科「出草」條目。)

相信就目前的普世價值而言,殺人是殘暴的代名詞,更遑論是「割人頭」。
就像今天早上我在Dicovery頻道看到的《挪威大屠殺:冷血殺手檔案》,32歲的布列維克,在今年7月21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引爆炸彈,造成8人死亡。後來又在烏托亞島上,用自動武器當面射殺了69人。可以很肯定地,所有人都會說「布列維克的犯行令人髮指,是血腥、暴力、殘酷的」,但是我認為《賽德克‧巴萊》拍攝的「出草」情節是很OK的。

首先,出草是原住民的傳統,也是電影裡提到的「GAYA」(信仰)。
電影裡闡述的內容是:對賽德克族人而言,反抗日本人為的是「信仰」,電影裡的畫面可以清楚看到——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沒有紋面。(只有莫那魯道的長子——達多莫那有紋面)

就賽德克的信仰上,沒有紋面的人是不能進入祖靈的獵場的。(這些電影前面都有講,不用另外做功課)翻譯成一般的宗教信仰,就是「不能上天堂」,這事情之嚴重,相信就算是當今的社會也肯定會引起騷動的,更何況是那個信仰虔誠的純樸時代。
所以日本人(甚至是國民政府也一樣)強制要求不能紋面、改換日本姓氏(或漢人姓氏),其實都是在斷絕部落的傳統,當傳統斷絕了,信仰就不存在了(=神將步入死亡)。

但你可能會問:「神怎麼可能會死?」又不是《封神榜》裡,用什麼捆仙索就可以把大羅神仙給綁死。
其實神的死亡取決於人民的信仰,一旦不再有任何人信仰神靈,那麼這個宗教就會消失,擬人化點的說法就是「神步入死亡」。最實際的範例就是古希臘、古羅馬的多神教信仰,也就是奧林帕斯山諸神的信仰。現在,已經沒有人信仰宙斯Zeus/朱庇特Jupiter,所以這些神靈等同於死亡了,相關論述歡迎參考林北最愛的小說《諸神之死》。

回到關於「出草」的部分,有部分家長認為:電影情節中,小朋友殺害老師的部分不OK。
我在看到這個橋段時,的確也捏了一把冷汗,因為我在《長路漫漫——非洲童兵回憶錄》一書裡,很明白地看到戰爭與殺戮對兒童心理的影響。(我之前的讀書心得〈【心得】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〉或可做為參考)。但是在這個橋段過去的時候,我鬆了一口氣。因為巴萬(帶頭的小朋友)不是為了「報復日本老師打人」而殺害其他日本人,他是為了祖靈,為了信仰而殺,幸好、幸好。

我很慶幸自己出生的年代,已經是一個強調「尊重」的時代,只是這樣的想法在台灣仍不普遍,所以大家不懂得尊重不同族群的傳統。就好像今天在電影院裡,坐在我左手邊的女生,看到年輕的莫那‧魯道在獵殺了夢裡出現的那頭鹿時,立刻剖開鹿的身體,掏出鹿肝(或其他內臟?)大口咬下時,說了一句:「噁心」。我覺得你腦袋裝屎,才叫人覺得噁心!
我真心的覺得所有在那一幕只認為血腥(標準的自以為是,以自己的觀點看全世界),而不多加深入思考原住民信仰的人,才是真正令人覺得作嘔、想吐的人。

還有把泰雅族紋面的傳統,用「黥面」來稱呼的人,也是不尊重傳統信仰的人。
中文裡的「黥面」,是刑罰;泰雅族的紋面是「榮譽」!!!

如此天差地別的認知,竟然用同一個名詞代稱!?這不只是沒有知識,更是不尊重!
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代稱,就是因為「大中華主義」、所謂的漢番之別造成的!簡單問個問題:究竟是原住民比較瞭解如何善待土地,還是漢人比較瞭解?不可諱言地,原住民的確比我們更懂得「知足」的可貴,而這樣難得的「美德」,是你我都應該學習的。

看完電影之後,我總想到我的高中同學曉莉,我永遠忘不了曉莉在自我介紹的時候,哽咽著說出一句:「台北的小孩,很壞。」
曉莉,是耳洞穿歪了,可以自己徒手再重穿一遍的女孩,可是竟然哭著說出那句話。可見她受了多大的委屈,而台灣的學校為了升學率、為了名氣,到山上找原住民小朋友去當校隊,名義上是「為校爭光」,但事實上只是利用小朋友的才能罷了。大人的無恥,卻造成小朋友心靈的陰影,這麼做的人都是不懂得尊重的壞人。

在面對不同文化的時候,如果我們可以多一分尊重,就不會有「文明」與「野蠻」的區隔(所謂的文明與野蠻,究竟由誰定義?這不也是「自以為是的文化優越感」導致的另一種高下區隔)。所以,我在電影《賽德克‧巴萊》裡,看到「尊重」的重要性,而這個正是我們都應該要省思、檢討,日日警惕的!

最後說一下「英雄」這件事情。
我認為:會把重點擺在「莫那魯道是不是英雄」這件事情上的人,要不是腦袋不清楚,就是意有所指地要挑起論戰。
歷史上本來就沒有英雄,所謂的史實會因為史觀的不同,而出現極大的差異。什麼樣的角色叫做英雄?對塔利班的擁戴者而言,開著飛機撞進去雙子星大廈的人,理所當然地是英雄;但是對於美國人而言,開飛機撞進去雙子星大廈的人,是千古罪人,是美國人的共同敵人。
像這樣的差異何來?就是因為觀點不同,才會造成這樣的差異化,去定義○○○是英雄,有意義嗎?要是真的有意義的話,那麼這樣的意義是殺小?不過就是拿來洗腦、催眠、教忠、教孝罷了,一點意義都沒有。

哼!(對,我就是對這種「別有意圖」的作法嗤之以鼻,怎樣!?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